赵伯平管理专著: 《从狼性文化到磁性文化》连载十
查看:139| 回复: 0
摩尔庄园
注册时间:2008-01-25
会员积分:879分
发表于 2017-01-11 16:50 | 文章字数 3401字
楼主

  虽说人人都明白家乡富并不代表自家富,家乡穷也不代表自家穷的道理,但缘于人是社会的动物,人人都想有外国人叫自尊,中国人叫面子的玩意,所以,人人依然难改“谁不说俺家乡好”的人情世故。

  君不见走遍咱神奇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的每一块土地,工厂、社区、学校、集体宿舍,远远望去满目皆是一群群图热闹、爱唠嗑的同学、同事、同志,你脸红我脖子粗,你开怀我大笑,你前仰我后合;走近一听全都是一些张口就来,永远正确,永远不用担心别人会有什么想法,会不会产生误会的,一年到头一天到晚见人就说的“三分话”,“今天的天气真不错,你们老家是什么好玩的?” 于是,你老家在天南,你是天南的代表,你讲天南地大物博,你就有面子;我老家在海北,我是海北的代表,我讲海北人勤劳勇敢,我就有自尊。

  所以,出于人人爱面子的本能,爱国、爱乡、爱母校、爱公司在我们中国其实是一种心照不宣的精神常态。

  爱国,在我们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中国岂止是一种常态,简直是一种生态。我们有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我们有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我们有贞观之治,康乾盛世;我们横扫欧亚过,GDP世界第一过;我们只是在近代衰落了,只是清政府腐败无能了。有这么伟大的祖国,不爱行吗?不行,必须爱,不能不爱。

  爱国,在我们泱泱大国,巍巍中华既然是一种生态,爱国的中国企业和员工就不免要由那一匹狼性文化之狼,联想起北方的天苍苍,野茫茫,联想起成吉思汗的滚滚铁骑,联想起一家家沐浴在狼性文化阳光雨露下的中国企业将变幻为一匹匹草原苍狼,将追寻着成吉思汗的马迹,乘着全球化的东风,所向披靡,席卷欧美,一扫我古老华夏的百年之耻,重现我中华帝国的昔日雄风。

  更何况,在姜戎那本不管读者信不信,反正他就那么写,反正有人愿意信的《狼图腾》里,不也正是这么说的吗?

  “那位伟大的文盲军事家成吉思汗,以及犬戎、匈奴、鲜卑、突厥、蒙古一直到女真族,那么一大批文盲半文盲军事统帅和将领,竟把出过世界兵圣孙子,世界兵典《孙子兵法》的华夏泱泱大国,打得山河破碎,乾坤颠倒,改朝换代。原来他们拥有这么一大群伟大卓越的军事教官;拥有这么优良清晰直观的实战军事观摩课堂;还拥有与这么精锐的狼军队长期作战的实践。”

  爱国,诚然可贵;雄心勃勃,年青气盛的中国企业因爱国而爱狼,诚然可爱,但无论怎样的可贵、可爱,也不能因此而丢了理性,理性的价钱应该更高,要分清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什么才是真正有益的爱国?切不能因为爱国的满腔热忱,或干脆借爱国的名义而阻塞了对欧美先进企业文化、管理、技术的学习;不能一提到管理,就是向孔子、老子、孙子、儒家、道家、兵家、三国、水浒、红楼梦、西游记学;不能借推销“老板与伙计、主人与奴才、忠臣与奸臣、皇帝与太监”的陈年老酒,硬生生地捏造出一个“中国式管理”的名头来谬种流传,误人子弟,害人不浅。

  为此,从促进中国企业管理进化的长远计,我们还想乘机对所谓中国式管理的庐山真面目额外地多罗嗦几句。

  什么是中国式管理?

  紧攥着一堆大得吓人,阔得可怕高帽子在手的台湾中国式管理创始人曾仕强先生认为(虽然我们很想将他的大作一字不漏的列举出来,但限于篇幅,只好摘其概要,并非故意的断章取义,以下来自曾先生的《中国式管理》一文):

  科学无国界,从管理科学的层面来看,管理无所谓中式、美式、欧式、日式的区分。各国应该应用相同的管理科学,譬如战略工具、生产管理、营销方法等。但因文化的差异,各国管理哲学有很大的差别。从管理哲学的层面来考察,大概谁也不会否定中国式管理的真实存在。所以,从管理科学看,没有中国式管理;从管理哲学看,又有中国式管理。中国式管理的贡献主要在管理思想、管理观念。

  中华文化,以孔、孟为主流,掺以老、庄的自然思想。而对管理最具影响的,在其注重‘务实'、‘中庸',以及‘不执着'的态度。这同时也是中国式企业管理的三大特征。

  中国式管理最大的特色就是强调安人。一切管理措施,均以安人为衡量标准,……,安人始于修己,修己是整个管理历程的出发点。修是修治,把原本欠缺的地方修好,使原本优良的地方加强,让管理者以正己的面目出现在部属的面前,树立良好的形象。

  管理就是管得合理。管得合理,人们就接受;管得不合理,人们就会抗拒,……,合理不合理,很不容易认定。一切凭良心就会合理,合理自然合法。所以,从凭良心开始,而做到合法的地步,这才真正叫中国式管理所能行得通的途径。(引用完毕)”

  浏览过曾先生的中国式管理,我们的总体反应是荒唐可笑。

  荒唐可笑之处一:中国古代有管理哲学吗?

  如果说哲学是哲学家们依据一定的自然知识、社会知识和思维知识,把不自觉、支离破碎的世界观加以系统化而形成的思想体系,那么被曾先生视为中国管理思想主流的儒家文化,根本就经不起这一标准的检验。儒家文化中包含了多少自然知识、社会知识的问题我们可以撇开不谈,单看有多少思维知识,有多少心理学和逻辑学知识,恐怕要惭愧得很吧?儒家文化中充其量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世界观、有一些三三两两的哲理,但距离系统化的思想体系还差一大截。

  儒家文化算不上完整的哲学,道家、释家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所以我们坚定的认为,中国古代没有完整意义上的哲学,只有零零碎碎的世界观和三三两两的哲理;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古代管理哲学,只有些许识人、育人、用人、驭人的个人心得和政治治理体会。

  荒唐可笑之处二:中国古代的些许识人、育人、用人、驭人心得和政治治理体会能产生现代企业管理吗?

  如果说现代企业管理是基于组织,基于马克斯?韦伯的权力制衡的科层架构组织之上的话,那么一个不分中式、日式、欧式、美式的管理科学则是整个现代企业管理的源头和根基。

  中国古代的些许识人、育人、用人、驭人心得和政治治理体会是什么?是人之初,性本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内圣外王;一言偾事,一言丧邦;伯乐相马,慧眼识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统领我国传统农耕文化的核心价值理念。

  顺着这样的识人、育人、用人、驭人心得和政治治理体会往下走,实现国家治理井然有序的第一要务就是有一个高居权力金字塔顶的道德圆满的皇帝。皇帝的道德纯洁了,一个自上而下的德治型体制就万事俱备。接下去,天下所有的臣民百姓只要向皇帝老人家学习,做好修身的功课,讲好良心,牢固树立起天下一家的人生观,国家是大家,州、县是中家,家族是小家,大家领中家,中家领小家,一级一级的忠孝上去,则自然会国泰民安,有皇帝一人的德治和人治足矣。

  在这样的天下一家中,处理大家、中家、小家庭成员关系的准则是忠孝和良心,因而不需要组织、不需要明确的职能分工、不要制度,不要监督,一切由德高望重的家长说了算,家长就是真理,家长就是法,最大的家长—皇帝是金口玉言。如此一来,作为基于组织,基于科层架构组织的管理科学和现代企业管理就没有诞生的可能。

  荒唐可笑之处三:曾先生既然神定气笃地讲中国式管理为合理化管理,中国式管理的三大特征为“务实”、“中庸”、“不执着”, 中国式管理的最大特色为“安人”,那么按照我们对某某式、某某特征的一般理解,这是否意味着美式、欧式管理即是不合理,不“务实”,不“中庸”(注意是“中庸”的“曾仕强式”解释),不“不执着”,不“安人”呢?如此的推断,就是饱经风霜的曾先生也要感到害羞。不合理的美式、欧式管理催生了众多的世界五百强、百年长寿企业,而合理的中国式管理却乏善可陈,岂不是咄咄怪事?内地企业可能是因为参预市场竞争的资历短,无数深受中国式管理的熏陶,资历深厚的港澳台企业、海外华人企业却又为何?只有曾先生晓得!

  中国式管理的可笑之处还有很多,恕不一一列举。

  人们知道后发国家和企业不但有后发优势,而且有后发劣势,但是否进一步知道后发优势主要在硬件,而后发劣势主要在软件、在价值理念的落后呢?后发国家和企业虽然在硬件的建设上无需像先发国家那样一步步由机械化、到电气化、到自动化、到信息化,可以一步跨入到信息化,但在软件、在先进文化理念的追赶上,却要比先发国家承受更高的落差,却不能像先发国家一般深入内里,念念不忘。

  因而,我们一向认为,文化改造、习惯改造从来是,而且必然是每个后发国家和企业面临的最大、最持久、最隐蔽障碍!

摩尔庄园该会员很忙,什么也没留下!

发表评论

内 容
|
使用个人签名
个性签名
昵 称


*注:请不要发布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信息。